史达祖
史达祖(1163~1220?),字邦卿,号梅溪,汴(河南开封)人,南宋婉约派重要词人,风格工巧,推动宋词走向基本定型。一生未中第,早年任过幕僚。韩侂胄当国时,他是最亲信的堂吏,负责撰拟文书。韩北伐失败后,受黥刑,死于困顿。 史达祖的词以咏物为长,其中不乏身世之感。他还在宁宗朝北行使金,这一部分的北行词,充满了沉痛的家国之感。今传有《梅溪词》。存词112首。代表作《双双燕·咏燕》,风格工巧绮丽,让人看出在一个饱受折磨的外表之下是一个灵动轻盈的灵魂

人物简介

史达祖,字邦卿,号梅溪,汉族,汴(今河南开封)人。自韩侂胄柄权,事皆不逮之都司,初议于苏师旦,后议之史邦卿,而都司失职。韩侂胄为平章,事无决,专倚堂吏史邦卿,奉行文字,拟帖撰旨,俱出其手,权炙缙绅。侍从简札,至用申呈。开禧三年,韩侂胄被杀,雷孝友上言乞将史达祖、耿柽、董如璧送大理寺根究,遂贬死。有《梅溪词》一卷。

 

张镃《题梅溪词》,署嘉泰元年(1201)。张镃时已近五旬,他称史达祖为"生",又说:"余老矣,生须发未白。"显然其行辈要比张镃为晚。嘉泰元年正当南宋主战派韩侂胄京镗执政五年,史达祖在韩的府中任"省吏",颇得韩的倚重。宋人笔记说韩的"奉行文字,拟帖撰旨,俱出其手",可见他的文章也写得很好。过去的历史家,根据元人所编的《宋史》的观点,多把主张抗敌而失败的韩侂胄定为"奸臣",因此也贬损了史达祖及其作品。他的文字可能因此在敌对政治势力执政(1202)以后就没有收集起来,或虽有集子而失传了。

 

史达祖的词,过去常常与周(邦彦)、姜(夔)相提并论。姜夔称其词"奇秀清逸,有李长吉(李贺)之韵"。张镃的《题梅溪词》则说"辞情俱到。织绡泉底,去尘眼中。妥帖轻圆,特其余事,至于夺苕艳于春景,起悲音于商素,有瓌奇警迈清新闲婉之长,而无(佚)荡污淫之失。端可以分镳清真(周邦彦)、平睨方回(贺铸)。而纷纷三变(柳永)行辈,几不足比数"。张镃也是南宋的填词名家,有《南湖集》,与辛弃疾、项安世、洪迈等名流时相唱和。他对于史达祖的评赞,可以代表南宋词坛的标准。

 

北宋晚期词坛大家有的并未尽脱《花间》的旧传统。尽管他们致力于长调的创制和提倡,但都未放弃小令,而一触及小令,《花间》的作风自然而然会复活起来。柳永致力于写景,但比较笼统,周邦彦就比较具体,而史达祖则更深入细致地摹写物象,出神入化。如他创作的咏春雨词〔绮罗香〕"临断岸新绿生时,是落红带愁流处","惊粉重蝶宿西园,喜泥润燕归南浦",全不及春雨一字,完全从物象来写诗人意中的春雨,其中也无一字涉及个人的感情,而物象中自有此感情。他又把人也作物象来描写:"恰是怨深腮赤,愁重声迟。怅东风巷陌,草迷春恨,软尘庭户,花误幽期。"(〔风流子〕)"遣人怨,乱云天一角,弱水路三千"。"还因秀句,意流江外;便随轻梦,身堕愁边。"(〔风流子〕)他用小令来写平常今昔对比的主题,也与别人不同:"倦客如今老矣,旧时不奈春何。几曾湖上不经过?……向来萧鼓地,犹见柳婆娑。"(〔临江仙〕)至于他那首著名的〔双双燕〕,还不是第一流的作品。咏物诗虽然在周邦彦集中已有,但精雕细琢,刻意研炼,分析入微的,要算姜夔与史达祖。史达祖因为善于用修辞学中的"拟人格",仿佛把作者的感情注入所咏之物,善于用工笔写金碧山水,所以比起《花间》的写意的或象征性的写法,更易吸引人的注意。有《梅溪词》 1卷,收入汲古阁《宋六十名家词》、《四印斋所刻词》中。

 

人物故事

 

史达祖屡次科举不中,后得韩侂胄赏识,负责机要文书。韩侂胄死后,对其牵连影响很深。终究其因是源于其不知进退、骄傲蛮横的个性所致。当时人弹劾他得到韩侂胄的重用后,在言听计从、权炙缙绅的同时,也"公受贿赂,共为奸利"。当时韩侂胄手下向他进程书礼,都要毕恭毕敬地用上"申"、"呈"的字样,可见史达祖借着相国的威风,也曾横行一时。他有个李姓朋友,看见这种情况想要告诫他,于是在他的几案上写下几行大字:"危哉邦卿!侍从申呈。"当时其并没有吸取好友之建,任意妄为,使得落得一败涂地之地步。

 

史达祖是个念旧情的人。这一点从他对亡妻的恩情上可以看出来。他的个人爱情与婚姻无考,但从词中知道他曾丧偶,其《寿楼春》是史达祖为亡妻所做。《宋词选》称:"此词因寻春服悼逝而作,情与文一气旋转,忘其为声调所拘,转觉助妻韵,自是名手。"当时他还是韩侂胄重用时期,依然无法磨灭他的悲伤之情,可见其对于妻子的情意非同一般,惹人哀叹。

 

历代评论

 

梅溪词奇秀清逸,有李长吉(李贺)之韵,盖能融情于一家,会句意于两得。

宋南渡后,梅溪(史达祖)、白石(姜夔)、竹屋(高观国)、梦窗(吴文英)诸子,极妍尽态,反有秦(秦观)、李(李清照)未到者。虽神韵天然处或减,要自令人有观止之叹,正如唐绝句,至晚唐刘宾客(刘禹锡)、杜京兆(杜牧),妙处反进青莲(李白)、龙标(王昌龄)一尘。

梅溪甚有心思,而用笔多涉尖巧,非大方家数,所谓一钩勒即薄者。梅溪词中,喜用偷字,足以定其品格矣。

史达祖的词作多是咏物词,其描摹物态能尽态极妍,词句声韵圆转,字琢句炼,具有较高的艺术价值,对后世词坛有较大的影响。代表作有《东风第一枝·春雪》和《绮罗香·咏春雨》,这是两首倍受后人推崇的咏物杰作,全词虽然没有一字提及"雪"、"春雨",但又没有一句不是在写"雪"、"春雨",被后世誉为"咏物双璧"。

代表作《双双燕·咏燕》是一首倍受后人推崇的咏物杰作,全词虽然没有一字提及"燕",但又没有一句不是在写"燕"。同时其词作中也反映出了南宋腐朽的一面,如"柳昏花暝",暗指达官贵人苟安奢侈的生活,后人毛晋曾说:"余幼读《双双燕》词,便心醉梅溪。"王士祯也说:"仆每读史邦卿咏燕词……以为咏物至此人,巧极天工矣。"可见这首词深受人们的喜爱。

黄升《中兴以来绝妙词选》卷七:"史邦卿,名达祖,号梅溪,有词百馀首。张功父(张镃)、姜章(姜夔)为序。"张序今存,末署嘉泰元年(1201)。序谓:"盖生之作,辞情俱到。织绡泉底,去尘眼中。妥帖轻圆,特其馀事。至于夺苕艳于春景,超悲音于商素,有瑰奇警迈、清新闲婉之长,而无荡污淫之失。端可以分镳清真,平睨方回,而纷纷三变行辈,几不足比数。"姜序仅存片段,称其"奇秀清逸,有李长吉之韵。盖能融情景于一家,会句意于两得"。

张炎《词源》赏其咏物、节序诸作,如《东风第一枝》咏春雪,《绮罗香》咏春雨,《双双燕》咏燕,"皆全章精粹,所咏瞭然在目,且不留滞于物"。

李调元《雨村词话》卷三有《史梅溪摘句图》,谓"史达祖《梅溪词》,最为白石所赏,炼句清新,得未曾有,不独《双双燕》一阕也。余读其全集,爱不释手,间书佳句,汇为摘句图"。

周济《介存斋论词杂著》云:"梅溪甚有心思,而用笔多涉尖巧,非大方家数,所谓一钩勒即薄者。"刘熙载《艺概》卷四云:"周美成(周邦彦)律最精审,史邦卿(史达祖)句最警炼,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周旨荡而史意贪也。

主要作品

 

醉公子

 

神仙无皋泽。

 

琼裾珠佩,卷下尘陌。

 

秀骨依依,误向山中,得与相识。

 

溪岸侧。

 

倚高情、自锁烟翠,时点空碧。

 

念香襟沾恨,酥手翦愁,今后梦魂隔。

 

相思暗惊清吟客。

 

想玉照堂前、树三百。

 

雁翅霜轻,凤羽寒深,谁护春色。

 

诗鬓白。

 

总多因、水村携酒,烟墅留屐。

 

更时带、明月同来,与花为表德。

 

绮罗香·咏春雨

 

做冷欺花,将烟困柳,千里偷催春暮。

 

尽日冥迷,愁里欲飞还住。

 

惊粉重、蝶宿西园,喜泥润、燕归南浦。

 

最妨它,佳约风流,钿车不到杜陵路。

 

沉沉江上望极,还被春潮晚急,难寻官渡。

 

隐约遥峰,和泪谢娘眉妩。

 

临断岸,新绿生时,是落红、带愁流处。

 

记当日、门掩梨花,剪灯深夜语。

 

评析:这是首咏物词,以多种艺术手法摹写春雨缠绵的景象。上片写近处春雨。蝶惊粉重,燕喜泥润。佳期被阻,钿车不行。下片写远处春雨。春潮晚急,群山迷蒙,新绿落红,带愁流去。通篇不着"雨"字,却处处贴切题意。用语工丽,意境清幽。

 

双双燕·咏燕

 

过春社了,度帘幕中间,去年尘冷。

 

差池欲住,试入旧巢相并。

 

还相雕梁藻井。

 

又软语、商量不定。

 

飘然快拂花梢,翠尾分开红影。

 

芳径。

 

芹泥雨润。

 

爱贴地争飞,竞夸轻俊。

 

红楼归晚,看足柳昏花暝。

 

应自栖香正稳。

 

便忘了、天涯芳信。

 

愁损翠黛双蛾,日日画阑独凭。

 

评析:这是史达祖的代表词作。这是一首很精美的咏物词。此词上片写燕子飞来,重回旧巢的愉快场景;下片写燕子在春光中嬉戏,夜幕降临时回巢栖息的情景。既刻画了燕子的生动形象,又抒发了闺怨之情,隐含着对人生的感慨。全词在修辞上采用拟人手法,用语上采用白描,结构安排上也匠心独运,用春燕双宿双飞衬出思妇盼归之情,完整而自然。

 

东风第一枝·咏春雪

 

巧沁兰心,偷黏草甲,东风欲障新暖。

 

谩凝碧瓦难留,信知暮寒轻浅。

 

行天入镜,做弄出、轻松纤软。

 

料故园、不卷重帘,误了乍来双燕。

 

青未了、柳回白眼。

 

红欲断、杏开素面。

 

旧游忆著山阴,后盟遂妨上苑。

 

寒炉重暖,便放慢春衫针线。

 

恐凤靴、挑菜归来,万一灞桥相见。

 

评析:这首词以细腻的笔触,绘形绘神,写出春雪的特点,以及雪中草木万物的千姿百态。词精工刻划,锻句炼字,显得情致婉约,清空脱俗。

 

喜迁莺

 

月波疑滴。

 

望玉壶天近,了无尘隔。

 

翠眼圈花,冰丝织练,黄道宝光相直。

 

自怜诗酒瘦,难应接、许多春色。

 

最无赖,是随香趁烛,曾伴狂客。

 

踪迹。

 

漫记忆。

 

老了杜郎,忍听东风笛。

 

柳院灯疏,梅厅雪在,谁与细倾春碧。

 

旧情拘未定,犹自学、当年游历。

 

怕万一,误玉人、夜寒帘隙。

 

三姝媚

 

烟光摇缥瓦。

 

望晴檐多风,柳花如洒。

 

锦瑟横床,想泪痕尘影,凤弦长下,倦出犀帷,频梦见、王孙骄马。

 

讳道相思,偷理绡裙,自惊腰衩。

 

惆怅南楼遥夜。

 

记翠箔张灯,枕肩歌罢。

 

又入铜驼。

 

遍旧家门巷,首询声价。

 

可惜东风,将恨与,闲花俱谢。

 

记取崔微模样,归来暗写。

 

秋霁

 

江水苍苍,望倦柳愁荷,共感秋色。

 

废阁先凉,古帘空暮,雁程最嫌风力。

 

故园信息。

 

爱渠入眼南山碧。

 

念上国。

 

谁是、鲙鲈江汉未归客。

 

还又岁晚,瘦骨临风,夜闻秋声,吹动岑寂。

 

露蛩悲、清灯冷屋,翻书愁上鬓毛白。

 

年少俊游浑断得。

 

但可怜处,无奈苒苒魂惊,采香南浦,剪梅烟驿。

 

夜合花

 

柳锁莺魂,花翻蝶梦,自知愁染潘郎。

 

轻衫未揽,犹将泪点偷藏。

 

念前事,怯流光。

 

早春窥、酥雨池塘。

 

向销凝里,梅开半面,情满徐妆。

 

风丝一寸柔肠。

 

曾在歌边惹恨,烛底萦香。

 

芳机瑞锦,如何未识鸳鸯。

 

人扶醉,月依墙。

 

是当初、谁敢疏狂。

 

把闲言语,花房夜久,各自思量。

 

玉蝴蝶

 

晚雨未摧宫树,可怜闲叶,犹抱凉蝉。

 

短景归秋,吟思又接愁边。

 

漏初长,梦魂难禁,人渐老、风月俱寒。

 

想幽欢。

 

土花庭甃,虫网阑干。

 

无端。

 

啼蛄搅夜,恨随团扇,苦近秋莲。

 

一笛当楼,谢娘悬泪立风前。

 

故园晚、强留诗酒,新雁远、不致寒暄。

 

隔苍烟。

 

楚香罗袖,谁伴婵娟。

 

八归

 

秋江带雨,寒沙萦水,人瞰画阁愁独。

 

烟蓑散响惊诗思,还被乱鸥飞去,秀句难续。

 

冷眼尽归图画上,认隔岸、微茫云屋。

 

想半属,渔市樵村,欲暮竞燃竹。

 

须信风流未老,凭持酒、慰此凄凉心目。

 

一鞭南陌,几篙官渡,赖有歌眉舒绿。

 

只匆匆眺远,早觉闲愁挂乔木。

 

应难奈,故人天际,望彻淮山,相思无雁足。